13940126899
金沙
关于金沙
业务种类
成功案例
行业动态
联系金沙
业务种类

业务种类

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种类

邢立萍:没有数据,商业健康险很难推出来|新冠肺炎

作者:/Product/金沙js333备用地址|首页 发布时间:2020-08-24
“大健康行业未来更多 的是 公立跟民营体系 的一个平衡。”8月22日,在以“全球剧变下 的财富管理趋势”为主题 的2020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平安医疗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平安好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EO邢立萍如此表示。邢立萍,平安医疗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平安好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EO  邢立萍认为,十几年前很多全球 的商业健康险在中国都尝试过,但是 他们更多 的都失败了,失败 的原因更多 的还是 在于数据端,因为数据 的不可获得性和数据不能完全地支持精算模型 的一个搭建,最后就造成了其实商业健康险是 很难推出来 的。  以下是 发言实录:  邢立萍:我非常感谢周主席,刚才周主席cue到我,也讲到平安,平安在金融+生态 的场景里,医疗+健康做了很多尝试,不管商业险还是 健康险,医疗行业也做了很多不同 的尝试,比如说我所在 的医疗科技,其实就是 平安医保科技,好医生作为互联网医疗 的一个线上平台,更多从家庭医生、健康管理做了很多 的尝试,特别是 在疫情时代也发挥了很多 的作用。我这个平台我们叫平安好医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我们跟好医生有一点不一样,好医生是 平安 的线上医疗入口,我们好医是 线下医疗服务实体,我们更多其实主要做三大块内容,我们自己也认为我们是 三位一体 的创新。  首先我们做 的是 第三方影像中心,其实在欧美,大家会看到很多 的第三方影像中心更多是 民营机构在做,国内其实过去并没有太多 的第三方服务机构在做这块,这也是 平安 的一个尝试,更多 的是 把资产 的投入,把更好 的设备希望可以放到医疗服务体系里面,这个其实跟刚才代主任讲 的,供给端可以差异化配合不同 的需求,所以我们做第三方影像中心。同时我们也做第三方检验中心,检验中心是 跟日本 的一家公司专门成立了合资公司,我们希望把日本 的金标准引入到中国内,目前在全国开了十家检验实验室,特别是 这次疫情时期,我们武汉检验实验室也是 首批作为核酸检测 的实验室,参加了武汉疫情时期 的抗疫活动,包括前一阵子我们都有参与,因为我们在各地都有实验室。我们也关注到其实在疫情时期移动医疗 的重要性,刚才王杉院长也提到了,疫情时代给我们很多挑战,包括移动医疗,包括互联网,包括怎么样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医疗资源 的稀缺性和医疗资源在不同地域之间 的可移动性,同时提高医疗资源 的覆盖性,这也是 好医致力于去做 的事情。所以我们除了做第三方影像实验室、第三方检验实验室,我们还做多业态,我们有移动CT车,这次疫情我们移动CT车也发挥了重要 的作用,我们也在研发本土 的移动CT车。昨天我从梁山刚回来,平安刚启动了平安健康守护行动,把医疗健康带到基层,特别是 带到需要 的贫困地区,这也是 平安整个山村扶贫项目中间非常重要 的一环。  我在梁山待了两天,深切地感受到我们 的医疗资源,我们把移动车专门开到了梁山,在整个筛查过程中发现其实基层老百姓特别需要这些大设备帮他们去做更多 的检查,包括代主任其实也提到了早筛查,降低发病率,同时减少诊疗环节总医疗费用 的支出和整体健康管理能力 的一个提高,这其实也是 我们整个好医致力于 的方向。所以我们给自己 的战略定位是 做第三方 的服务集团,包括影像,包括检验,也做健康管理生态 的提供者,通过我们不同 的技术手段,包括我们 的旗舰中心、加盟中心、托管中心、移动中心,我们可以提供差异化 的解决方案和不同层次 的医疗服务 的内容,可以提供多层次和多样化 的服务内容去满足差异化 的服务需求。所以我们既有针对高端人群 的健康管理服务,一站式 的这种全套解决方案,有最先进 的设备、全国级 的或者是 顶级 的专家,我们也有针对基层,赋能基层 的这种移动解决方案,我们 的移动CT车也是 基于5G技术 的,把最好 的设备带到最需要 的老百姓 的身边。我觉得这个是 从我们参与医疗大健康。这和今天 的主题也是 搭配 的,我们不光做产业扶贫,还希望做健康扶贫,因为平安自己 的医疗生态圈,好医生、好医,包括我们医保科技,我们在满足不同 的,包括您刚才提到 的卫健、医保端,我们是 医保科技这家公司主要是 服务。我们好医生现在还有村医项目,给村医提供更多 的培训、教育、技术支持,甚至是 很多 的解决方案,可以让他们更好地服务基层 的老百姓。那我们更多 的是 从EG端(音)提供服务内容,我们也致力于做最好 的第三方影像服务集团,同时我们也可以建立自己 的比如说影像学院,可以更好地培育去基层 的这些影像技师,或者说影像科 的这些医生,让他们可以更好地服务我们基层 的老百姓,更好地其解决早筛查、早诊治和整套健康管理。我们也看到这个其实是 后疫情时代整个行业需要 的东西。  更重要 的,我们也是 希望自己变成整个医疗生态 的一个服务提供者,和不同服务 的创新者,这个刚才前面几位嘉宾也提到了,就是 模式 的创新包括方式 的创新,让更好 的服务、更低廉 的价格可以带到中国市场来,这是 我们当时和日我司合资 的出发点,我们可以把日本 的金标准,低差错率、高标准拿到中国,降低成本,解决老百姓看病贵 的问题,我觉得这都是 我们努力 的方向,也是 我们作为这个产业 的参与者,我们 的社会意义所在。  刚才也是 因为前面周主席提到了我们平安,所以也跟各位领导分享一下我们做 的一些尝试,同时我觉得我们更多 的是 作为民营 的社会办医 的参与者。刚才其实王杉院长也提到了,未来更多 的是 公立跟民营体系 的一个平衡,大家 的一个互补,我们也希望自己可以作为有力 的生力军,可以补充这个行业 的资源,同时补充行业 的能力,更重要 的是 提供创新 的一种方式,让这个行业可以更快速地发展,让生命财富和医疗大健康可以更好地融合,让老百姓既获得价值财富,更重要 的是 获得价值医疗。这个就是 稍微分享一下我们好医在做 的事情,同时也跟各位领导分享一下我们目前 的尝试所在。  王松灵:我们国家这个渠道没有打开,没有支撑起来,因此形成很多问题,请你分析一下为什么我们国家商业保险做不起来,核心原因是 什么?  邢立萍:跟王院士汇报一下,其实我是 2019年8月份加入平安 的,加入平安之前,我是 普华永道(音)医疗行业管理咨询 的合伙人,其实2015年 的时候我就做过中国医疗商业险 的一个研究,当时其实也发布过相应 的一些研究报告,也做过一些数据 的分析,那个时候我更多 的是 从一个行业研究者 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但是 其实我觉得刚才周主席已经提到了,对于保险来说,它不能做很好 的一个补充,其实如果您看整个 的商业健康险在中国 的发展,十几年前很多全球 的商业健康险在中国都尝试过,但是 他们更多 的都失败了,失败 的原因更多 的还是 在于数据端,因为数据 的不可获得性和数据不能完全地支持精算模型 的一个搭建,最后就造成了其实商业健康险是 很难推出来 的。因为我现在在平安医保科技,我们医保科技现在在做医保,全国200多个城市社保 的很多事情,也做国家目前医保支付制度改革 的很多尝试。就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我们看到数据 的一个基础、数据 的一个支撑程度,对于保险产品 的一个推出和保险产品最后真 的可以有效作为补充,确实在国外商业健康险差不多在整个支付端是 60%以上 的占有率,但是 在中国其实是 百分之几,都到不了十几或者说相对 的一个比重。其实保险公司不是 没有尝试过,还是 整个 的医疗健康大数据 的一个程度,包括开放程度,也包括数据 的基础,这个其实刚才周主席也提到过,也Cue到我们代主任,这其实是 最核心 的问题,没有数据支撑这个模型 的推出。当然也还有老百姓在这里面 的一个消费习惯问题和整个接受程度 的问题。包括我刚才分享 的,医保科技最近这半年一直在不同 的城市推出城市级 的多层次保障,这个更多地是 尝试一些商业险 的补充,在城市级去做这个推广,目前也有几个城市有一些比较好 的成功探索和尝试,但另外一方面,其实还是 在一个初期探索期和尝试期,还是 我们系统性 的准备,它相对来说不充分。  现在是 2020年,我觉得我们现在 的程度,回首2015年当时我们做那个研究报告 的时候,我们看到国际 的情况和国内 的情况,我自己觉得主观上并没有质变,可能我们在医疗健康数据 的交互上和数据 的互联互通上,甚至数据 的标准上,有了一定 的进步。但是 这个进步还是 相对 的,我觉得它还不能完全支撑商业健康险 的一个推出和补充,跟您分享一下我 的经验和看法。

/Product/金沙js333备用地址|首页